一叶新茶印初心 ——记“茶痴”余华军

■作者:余红军 宋佳男 ■来源:开化新闻网  

 

  从荒芜茶园到现代化茶企,他将一个原亏损的乡镇茶厂打造成如今品牌估值超4亿元的龙头企业,书写了龙顶传奇。

 

开化龙顶茶文化园及其内景

 

  他是第一个将“智慧农业”概念引进茶园的人,也是开化县众多茶企中第一个提出投资建设“茶文化园”的人。即使身患重疾,他心里装的还是茶。

 

 

  他叫余华军,池淮镇篁岸村人。11月16日,记者在池淮镇路口村的开化龙顶茶文化园见到余华军时,他正在妻子王芳萍的陪伴下谋划园中的景观布置。

 

  “只要是我认准的,就不会放弃”

 

  1976年出生的余华军,学校出来后便跟着父亲经营农资销售。说起与茶的结缘,余华军说,这要从与妻子王芳萍的爱情说起。王芳萍是池淮镇路口村人。她家世代制茶,曾祖王富寿曾在华埠镇开设“益龙芳”茶号,1942年因日军入侵华埠而毁于战火。她的祖父王根林也是一位茶农。她父亲王金涛传承祖辈的炒茶技艺,创办金贸茶厂(浙江益龙芳茶业有限公司的前身),主要做大宗茶。

 

 

  2000年,余华军与王芳萍结婚。“我年纪大了,一个人打理茶厂有点力不从心。”岳父王金涛决定让余华军一起管理茶厂。

 

  对茶叶余华军是一窍不通。但在岳父王金涛手把手的指导下,他慢慢地从一个“门外汉”转变成一个地地道道的茶农。对余华军来说,岳父王金涛亦父亦师,因此,加倍地尊崇他。连王金涛也说:“他孝顺我,甚至超过自己的父母。”然而即便是这样,在新产品开发和生产模式创新等方面,余华军也忍不住与岳父“翻脸”“叫板”。

 

  2002年春茶上市,余华军背了30余斤春茶到茶叶市场售卖。那次他碰了一鼻子灰。“第一天,对方说我的茶叶颜色漂亮,但茶形不好。第二天,他又说茶形很好,颜色欠佳……”面对百般刁难,余华军暗下决心,要建立自己的茶叶标准。“我的茶叶我说了算,不能被人家牵着鼻子走。”

 

  2003年,余华军拜开化龙顶茶制作技艺传承人周光霖为师,学习开化龙顶茶制作技艺。同时,余华军与岳父商量准备改造茶场,改变原有模式,提高茶叶品质,开展有机认证。“我这茶场好好的,改什么改?搞什么有机茶,大家不都是这样做?”对他的想法,岳父并不支持。

 

  “不改革只会被市场淘汰!只要是正确的,我不会放弃!”充满忧患意识的余华军没有气馁,他先后自筹资金30余万元,更换先进设备,检验注册了有机茶认证,并按照QS认证改造茶厂。以“公司+合作社+家庭农场+农户”的形式,令品牌从松散、杂乱变成有序、标准、可控的透明化模式运作。在他的努力下,益龙芳成为开化第一家获得“省级示范茶厂”的茶企,并于2008年荣获开化龙顶斗茶会金奖。随之而来的是应接不暇的订单,以及翻倍的效益。余华军用实实在在的成果说服了岳父。

 

  “共产党员的心里,不能只有自己”

 

  作为一名共产党员,余华军时刻牢记入党时的庄严宣誓,他时时处处以一个共产党员的身份要求自己。虽然自己的企业做大做强了,但他始终不忘带领村民的共同致富。“我们的心里,不能只有自己。”

 

  帮助当地茶农搞好发展,带领大伙共同增收致富一直是余华军的心愿。每当本地和邻近乡镇的茶农遇到生产和炒制技术难题时,余华军都会把别人的事当作自己厂里的事,每次都是有求必应,全力相助。县里每年组织茶企外出推介,余华军总是积极地争取名额,为的是将开化龙顶茶更好地推销出去,打出开化的品牌。2008年,余华军在村民的积极支持和充分信任下,回到篁岸村挑起了党支部书记的重担。余华军上任后,将帮助村民增收致富当成自己的义务。

 

 

  提起余华军,篁岸村叶建军至今心怀感激。叶建军原是一名养鸡专业户,后来因为洪水鸡被冲走,他改养鸭。但因为操作不慎,大部分鸭棚被烧,亏了6万多元。面对叶建军的不幸,余华军看在眼里,记在心上。2009年,篁岸村茶园承包到期,余华军鼓励叶建军承包经营。“我一不懂技术,二没有销路……”因为不懂茶,叶建军担心亏本。“有什么不懂的,你找我!”余华军说。余华军的话让叶建军吃了定心丸,最终承包了茶园。“第一年春茶开采,没有机器,他给我送来。我不会炒,他派厂里师傅过来帮我。茶叶炒好后,他为我推销……”叶建军说。

 

  余华军坚信幸福都是干出来的。为提升村民幸福感,他带领大家开展道路硬化、实施垃圾集中处理,全力做好抓好村容村貌建设。同时,他集合村民的想法,提出发展蚕桑、茶叶、蔬菜等特色产业规划,先后成立了茶叶、蚕桑、粮油等专业合作社,发展茶叶700亩、蚕桑500亩、吊瓜150亩、粮油650亩。在余华军的带动下,村民们有了自己的发展方向,收入也一年比一年高。尝到甜头的村民们都打心眼里感激这位年轻的村支书。

 

  “我病了不要紧,‘益龙芳’不能病”

 

  2017年8月6日,对余华军来说是人生最黑暗的一天。

 

  那段时间,他总是感到的头晕、劳累,便去医院检查。“那天上午,我正在参加一个座谈会,县人民医院打来电话让我下午去医院。”对当时的情形,余华军记忆犹新,“下午我找到医生,他说根据化验报告初步诊断为急性白血病,让我到杭州做进一步检查。”“当时真的不敢相信。”余华军说那一刻时间似乎静止了,第二天,他在妻子王芳萍的陪伴下,赶往杭州检查治疗。

 

  “在住院治疗时,他心中最牵挂的还是龙顶茶。”浙江益龙芳茶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刘晨光说,住院期间,余华军经常与他交流公司发展思路。“他在生病期间,仍然保持每天喝茶的习惯。即使不能喝,也要闻一闻茶香。”

 

  “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心中唯一的信念就是怎么把茶做好。”余华军说自己就像那叶龙顶茶,只有经过热水的冲泡,才能散发沁人心脾的芳香,展现顽强的生命力!“虽然我现在不能看到那令人陶醉的满园茶绿,但园中的一草一木,都印在我心里。”

 

  看着日渐消瘦的丈夫,妻子王芳萍心疼了。2018年,台州有家企业提出与余华军开展合作,并想收购浙江益龙芳茶业有限公司。得知这一消息,她心动了。“你现在身体不好,我们把公司卖了,安心养病吧?”她与丈夫商量。“我病了不要紧,‘益龙芳’不能病。”躺在病床上的余华军话语不重,但态度异常坚决。“从最初的荒芜茶园如如今的现代化茶企,益龙芳凝聚了两代人的心血,无论如何不能卖!”

 

  是啊,无论如何不能卖!因为余华军太爱茶了。2014年,开化县开展比选村(居)“好干部”进乡镇领导班子,余华军作为村(居)“好干部”被组织选中并入围考察。在最后公示阶段,他还是选择了放弃。“我只想把茶做好!如果当时我选择去乡镇工作,也许现在就不是这样了。”他坦言,自己并不后悔。

 

  因为太爱茶,余华军将用心做好茶当成自己的使命。为了延长茶产业链,他着手开发茶树花、红茶、乌龙茶及茶叶深加工等系列产品。2013年,茶树花被认定为国家新资源。他还与浙大茶学系合作,成功实施了浙江省重点科技项目。2014年,余华军荣获“浙江省科技进步一等奖”。

 

  为弘扬龙顶茶文化,推动龙顶茶产业发展,余华军聘请专业人士编撰《龙顶秘笈》《龙顶传奇》,修建明处士茶园。2015年,他还投资2000多万元兴建了开化龙顶茶文化园。

 

 

  不论是创业者、董事长,还是新农村建设带头人“十大杰出青年”……事实上,一路走来的余华军,不论身上的光环如何变化,他从未脱离过对乡土的眷恋。“如果要问我的身份到底是什么,我只能说是一个普通的茶人。”

 

  “2017年,我因为身体原因暂时离开了茶园,现在我又回来了!今后将以龙顶茶文化园为依托,全力打造集健身休闲、文化体验、生态旅游于一体的茶创小镇,让更多的人通过‘益龙芳’,了解龙顶,走进开化龙顶。”余华军坚信,开化龙顶茶的明天将更加美好!

2019年11月22日 17:06
浏览量:0
收藏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