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时期一份珍贵的“白茶收据”考

■作者:白杨 ■来源:福鼎市茶文化研究会

 

2009年,笔者在一次偶然的机会获得民国时期的茶叶收据(见图)。收据的正面编号0727,眉头上书写着“保证责任,福鼎县白琳区白茶生产运销合作社联合社(简称白茶合作社,下同)收据”

 

 

收据具体内容:“兹收到翠郊村石床保甲社员周阿本白毫壹拾斤壹两净(经评定每斤预给壹元玖角),计暂付国币壹拾玖元零角壹分整,此据”。落款:“中华民国廿九年五月十七日,加盖经理李华卿、司帐池礼廷的印章。”

 

附注:“白茶盈利时须执本收据方得领款,倘遇遗失即到社声明免被他人冒领。”“本联交社员收执”

 

收据的背面盖着印章:“白琳白茶产销联社,第一次补发茶款,国币六元六角五分。”

 

| 捕捉这份收据里信息,它透露着以下内容|

 

抗战时期

白琳茶的畸形繁荣

 

收据的年代为民国廿九年,即1940年,此时举国上下发生的大事件就是全面发动抗日战争。在那民不聊生的岁月,福鼎生产的白毫银针从茶农手中收购的价格每斤(500克)居然高达一块九大洋。

 

民国茶业公会档案

 

周瑞光先生曾经做过探究,撰写《抗战时期白琳茶的畸形繁荣》,“值1937年“八一三”松沪战争爆发后,日本海军第三舰队司令长官谷川宣布对我沿海实施封锁,未几,上海、南京、杭州相继弃守,沦陷区同内地的商品流通渠道和运输路线遂被隔绝。白琳茶叶以及前岐(矾山)明矾、桐山烟草等大宗产品以至全福鼎县金融流通之血脉,民众生活之源泉被中断了生机。幸赖当时同业商会的巨头如林鹤樵、颜焕文、夏远朋、张维周、梅莜溪、周锐生等积极活动,获得时任福鼎县长陈廷桢、书记长丁梅薰的支持,遂向第三战区司令官顾祝同要求转饬驻沙埕军警对运输船只准予通航;同时,前岐李坤记、鳌江王广源等民族资本家乃藉外国商船为庇护,先后向英国德意利士轮船公司、怡和公司以及葡萄牙国飞康轮船公司雇用运输船,挂着外国旗帜,频繁地从沙埕港内抢运将二五工夫红茶、白毫银针、莲心茶、明矾及菸草土特产转道福州、上海、天津、厦门营销至世界各地。俾使福鼎县白琳为中心的名茶摆脱困境,出现了畸形繁荣的局面。”

 

旧茶行照片

 

笔者从福鼎市档案馆的资料记载看,1940-1942年向外销出的茶叶量最多,得益于于华侨的帮助。

 

白琳那时

是白茶的主产区

 

本收据明确由福鼎县白琳区的白茶合作社出品。当时的的行政区划是:省、县、区、村、保。“保长”就是这个时代的产物。白琳属于区,翠郊为村,翠郊村由白琳区管辖,这与现在的区划一致。石床是保,属翠郊村管辖。

 

白琳是白茶的主产区,在《福鼎县乡土志》有记载:“茗,邑产以此为大宗,太姥有绿芽茶,白琳有白毫茶,制作极精,为各阜最。”“福鼎出产以茶为大宗,二十年前,茶商糜集白琳,肩摩毂击,居然一大市镇。”

 

旧茶馆照片

 

《福鼎县乡土志》还记载:“举州一带,多植茶,谷雨一过,人行路中,茗香扑鼻。”举州与石床是相邻的地方,这一带产茶、制茶盛行。

 

收据中的石床保社员周阿本,据考证,他是当地很有制茶经验的茶农,制作白毫茶的水平高。他参加白茶合作社,向合作社第二次出售白毫银针是5月17日,收入19.01元,上一次出售茶的量比较少,收入只有6.65元。

 

收据本身就代表着国币,要社员妥善保管,如果意外遗失,必须到合作社声明,以免被他人冒领钱币。

 

民国时期,白琳不仅是茶叶的主产区和集散地,聚集着大量的茶商,同时也造就了大批像周阿本这样当地的制茶师,从而使白琳成为全县茶业的重镇。

 

白茶合作社

创始人李华卿

 

从收据上看,白茶合作社的经理为李华卿,会计是池礼廷。李华卿是何许人呢?

 

李华卿就是李得光(1902~1981),福鼎县点头龍乾(龙田)村人。李得光17岁结业于福鼎县第一高等小学,18岁考入福建省省立第三中学,1923年考入北平中国大学法律系,后秘密参加中华革命党(农工党前身),主持民运部工作。他先后在广西桂林、梧州,福建闽东、福州,广州、香港等地工作。

 

李得光年青时图片

 

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政局动荡不安,福建省的茶业形势异常严峻。在外奔波多年的李得光因劳成疾,返乡养病。1938年初创办北岭中学(福鼎一中前身)。

 

1939年,因战乱白茶销路受堵,造成福鼎当地茶价暴跌,茶农损失惨重,怨声载道,福鼎经济支柱来源之一的茶叶遭到毁灭性的打击。从小出生在茶乡的李得光知晓茶农的疾苦,当他了解到白茶滞销,民生受严重影响,毅然挺身而出,扛着病坚持走村入户、倾听茶农诉求、深入了解白琳和点头等地茶叶状况。李得光在充分了解茶叶行情后,根据在外多年打拼积累的经验和茶叶销售渠道,利用人脉打通把福鼎茶叶运输到福州与广州的路径,使白茶通过华侨销往国外。同时与福鼎茶业公会共同努力,打通茶叶外销的运输路线。

 

 

李得光根据民国颁布的合作法,向福建省合作局申请并由省茶叶局担保提供贷款,成立“福鼎白茶合作社”,各村成立村社,亲自担任白茶合作社主任。数千茶农可直接向联社所辖的村社出售生产的白茶,领取茶款。这不但规范了白茶生产原料交易秩序,还为广大茶农提供技术标准和指导意见,对提高白茶品质与价值具有积极的推动作用;更重要的是“白茶合作社”的成立,打开了白茶的销路,进一步推动了福鼎茶产业及地方经济发展。

 

本文的资料周瑞光《抗战时期白琳茶的畸形繁荣》、李得光裔孙李国淳、周阿本裔孙周宗燕提供。

 

2019年11月30日 19:27
浏览量:0
收藏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