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茗边聚焦】⑬雅茶双璧,翱翔出川系列报道之十三看见藏茶世界

■作者:叶霖芳

 

 

 

捉摸不定的茶香从墙上的小孔透进二楼过道里,玻璃墙对面堆放齐整、无法估量的撒面茶将要抵达天花板,微弱的光线照出这个仓库愈加幽深。雅安茶厂,雅安的一家470年不间断制茶的企业,国家长期指定生产民族用品——边销茶的重点企业,用叹为观止的生产和库容能力给每位参观的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家始建于明嘉靖25年的义兴隆茶号,发展至今见证了雅安藏茶的前因后果,由茶厂建设藏茶世界工业文化旅游景区恰如其分,而参观的人确实亲眼见到了雅安藏茶的历史与今日。

 

 

 

 

 

雅安藏茶有两个秘密,一个是它的历史,另一个是它本身。唐景云二年(711),距安史之乱还有44年的这一年,吐蕃女政治家赤玛类倡议唐蕃茶丝换马贸易,首开茶马互市先河。至宋朝,藏茶甚至成为官府“羁縻”管理的重要物质,受这些“以茶治边”“以茶易马”等历史原因的影响,唐以来的一千多年,历代朝廷对藏茶的生产、销售有着严格的管理。直至清朝,满族可自供战马,放松对藏茶的管制,私营茶号开始增加。雅安藏茶在历史上承担着这一特殊任务,它不允许被私自贩卖,即便当时在茶马古道上运送茶叶的背夫在康定交与相关人员后就结束了任务。身为黑茶鼻祖的雅安藏茶相对其他黑茶品牌更鲜为人知,亦是深藏功与名。这一历史任务也延续到了今天。

 

 

 

 

 

雅安藏茶有过许多名字,从每个名字出发都能读懂它,南路边茶是2000年以前它的称号,因雅安位于成都以南,延续明代输藏之茶的许可证制度“边引”制而得名。2000年的时候,茶厂现任董事长李朝贵收购茶厂之后,前往藏区考察,认为这个茶叶是藏区人民的生命之茶,于当年9月26日,发出了董事会的决议:将本公司生产的“南路边茶”命名为“藏茶”(英文:Tibetan Tea)。它以“红头文件”形式对“藏茶”进行了命名,并明确了种类和范畴,即雅安茶厂的藏茶指的是其生产的“南路边茶”,这份文件今天也保存在中国藏茶博物馆中,边销茶是雅安藏茶的另一段传奇。

 

 

 

 

 

 

 

雅安茶厂建设的藏茶世界是雅安藏茶的总结与概括,藏茶珍品馆与历史陈列馆展示的藏茶记忆告诉了我们,作为边销茶的雅安藏茶在荣誉与收益之间,荣誉之伟大。尘封了许多年包捆扎实的茶包、锈迹斑斑的铁罐,透过玻璃读着边上的铭牌才知道历史上曾有过这么多重要的时刻。明代已碳化的茶砖、西藏自治区成立20周年时雅安茶厂受托所制的纪念礼品茶、发黄的信纸……历史是说不尽的,我们也看不尽,但唯一能读懂的是,这些具有纪念意义的物体背后是属于雅安藏茶的每一次传奇,而雅安藏茶本身亦是解开自身传奇的一把钥匙。

 

 

 

 

 

为何是雅安藏茶?李朝贵在两千年接手雅安茶厂后,心存着一个疑问,他想知道为何雅安藏茶对于藏区人民这么特殊与重要,他从西藏地区人民的生活与雅安藏茶这两个方向寻找答案。通过调研藏区人民的生活、将茶叶交与国内权威专家、实验室检测,藏茶的内含物是答案。

 

但这是结果,李朝贵认为这可称为“非常之茶”的雅安藏茶背后是原料与技艺这两个原因。“做藏茶,最重要的就是要怀着一颗虔诚的心。”李朝贵坦言,藏茶制作工艺的复杂与艰难,并非常人可以想象。过去为了保证质量,春天不允许采茶,到夏天才由小刀进行收割,一年只采一次,到了白露就要封山,以保证来年的品质。叶片粗大的雅安茶叶无法用手揉制,需曾瓦蒸后倒入麻布袋中,在梯形蹓板上由人力进行揉捻。最难的是渥堆发酵这一步,全靠制茶的一双手摸索出来的经验。“血统工人”,这是雅安茶厂拥有的概念,因为茶厂中60%的员工都拥有两代、三代的的传承关系。一年又一年的经营、茶为人生的境界,造就了雅安藏茶历经千年而愈加昌盛。

 

 

 

 

一张张的制茶图片展现给旁观者的是雅安藏茶底蕴,蜿蜒过千年的历史到达了今天,李朝贵希望延续这份荣誉,书写藏茶今日的传奇。粗壮的雅安茶叶常会被人误解为低级的表现,但知情人则会明白这正是雅安藏茶优异品质的基础。消解误会,让人们了解藏茶是接受它的第一步,李朝贵出版了两本《藏茶》研究专著,包含了雅安藏茶的基本概念以及他个人对藏茶所有的理解和观点,为普及雅安藏茶做出了个人的努力。“茶的文化,归根究底还是健康文化”这是李朝贵所信奉的茶文化精神,他打造了全国首家藏茶文化主题酒店——西康大酒店,茶墙是这个酒店容易被忽略的闪光点,但身处其间却能闻到隐隐约约的清香,700多种芳香气味物质从墙体中悠然飘浮在空气中,最后化为一缕清香,若隐若现。

 

看得见与看不见的汇聚成了今日的雅安藏茶,正在复苏,带着它的特殊,它的不凡,它的辉煌款款而来。

 

 

2020年1月6日 10:02
浏览量:0
收藏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